由做PR到看盡人生百態的女紋身師Iris

2940

繼上次訪問紋身社工,今次訪問的是真真正正一個紋身女師傅,一個原本由做PR,到拜師學藝、做紋身師的故事。近年香港社會越來越對紋身一事抱開放態度,年輕人之間開始流行「小清新」紋身圖案,或多或少也因為近年開始多了傳媒報導。雖然紋身師Iris承認連家人也不再擔心她的客人是否「古惑仔」,但她認為一些媒體報導有誤導成份。作為紋身師的生活,讓她看盡百態。

螢幕快照 2017-01-18 上午10.51.52

暱稱:Iris

年齡:25

職業:紋身師

Instagram:irislamht

Facebook Page:Gazelle Tattoo

簡單介紹:一個好似貓一樣對世界充滿好奇同質疑嘅女仔,一個相信原力嘅人類

平時你鍾意嘅打扮風格係?

 「我鍾意minimal同casual嘅打扮,因為工作時穿衣服最重要簡單舒服,因為怕會潑到墨上去!哈哈!」

你看上去cool cool的,平時嘅你嘅性格又係點嘅呢?

「我開頭都驚個樣成日黑面,客人會覺得我好難以接近,但聽佢地講返,都覺得我份人幾好笑幾隨和。我就覺得自己真實性格同外面好大反差,我都算係一個幾開心、幾貪玩嘅人!」

紋身對你嘅意義係?紋身有咩甘吸引你?

「細細個開始畫畫,其實紋身對我黎講係藝術嘅一種,不過係一種幾主動嘅藝術。一般油畫、音樂、電影都比較係要人去主動接觸,去展覽、去買飛或者買碟去睇先會欣賞到,紋身係一件識行識走嘅藝術品,佢甚至包含咗一個人嘅經歷同故事,你平時行街、搭車都會接觸到,想避都避唔到。」

螢幕快照 2017-01-18 上午10.53.14

做紋身師前有冇做過打工仔?你幾時同如何開始你嘅紋身師職業生涯?有咩初衷?

「岩岩畢業嘅時候我係做PR同model booker,之後轉過做電視台助美,兩份工我都唔係好搵到一份熱誠同使命感。直至有一次陪個朋友紋身,見到由草稿點印上皮膚,再一筆筆將圖案咁紋出黎,我覺得那一刻令我好著迷,先慢慢開始去睇書,睇唔同人嘅紋身,再去㪣門搵師傅學。最初的使命感就係想幫每個客人,將最重要的事,轉化成一個紋身,可以永久保存。我好堅持每個客人都要親身上來studio,跟我傾一次紋身的原因。你可以因為發生咗重大嘅事而紋,你可以因為好鐘意食pizza而紋塊pizza,你更加可以因為個圖好靚而紋身,但好難冇原因咁紋身。」

             

身邊嘅朋友、家人或新認識的人點睇你做紋身師呢行?香港人對紋身睇法係咪越嚟越開放?有冇奇怪客人?

「屋企人第一個反應係覺得好擔心,佢地當時仲會覺得紋身係龍虎鳳,黎紋身嘅人一定係壞人,直至我解釋比佢地聽而家乜野人都會紋,紋身再唔係以前咁,好多唔同風格啦,佢地先放心返。

香港人對紋身呢件事係開放左嘅,而家甚至好多上一輩都會黎紋身,填補返後生果陣嘅遺憾,但我覺得香港人仍然需要時間去學習、去了解紋身。奇怪客人緣於佢地同我地對於紋身嘅認知唔一樣,例如係紋身康復之後會有咩變化、有咩限制、甚至係個原理。有人會要求我地做一啲好幼細嘅圖案,我地都會解釋皮膚其實有生命,個紋身都會跟住我地老,幼細圖案有個問題就係佢唔持久,但又未至於完全消失。」

螢幕快照 2017-01-18 下午12.07.31

分享一個/幾個客人特別嘅紋身故事。

「最深刻係有個客人自小腸部有問題,成日都要痴住個廁所。在他做手術之前,就搵我紋一個馬桶。我問佢點解,佢話馬桶係佢由細到大嘅伙伴,佢之後應該唔會咁經常同佢一齊於是將佢紋係個身度

不過其實講到最深刻唔係故事,係有啲人上黎紋身個心態真係令我好難忘同好驚訝。有人會上黎問我個紋身去到某個時間係咪會完全消失(時間上,我聽過2星期、6個月、1年),又有好多人問我可唔可以做到好淺嘅色又或者可唔可以白色做條線。最後我發現全部都是因為,傳媒報導過一啲對紋身嘅誤解。」

好多讀者應該都好奇全職做紋身師嘅生活,平時見你周圍旅行,分享一下你嘅生活吧。

「其實好多時候見我飛去其他地方,都係去參加紋身展,或者去其他地方嘅紋身舖駐店。最開心係可以同唔同嘅紋身師交流,同埋真正接觸到唔同文化嘅人。在香港做紋身師都可以接觸到好多唔同嘅人,唔同行業都有,有個客依家幫我剪頭髮,有個客依家幫我影相,幾得意咁做左一個以物易物好有愛嘅環境,有時又會介紹埋比啲客,成本黃頁咁!」

螢幕快照 2017-01-18 上午10.53.30

完成咗做紋身師呢個夢想之後,仲有咩人生目標想達成?

「哈哈,其實紋身上我都仲有好多野想做,想紋多d色彩豐富d嘅圖,想紋我平時畫開果d女仔嘅插畫。雖然已經認定左紋身係我終生職業,但其實我自己想有機會試下唔同嘅野,好似早前拍左部電影咁,呢啲人生經驗都幾有趣。」

你點樣睇香港,是一個適合人類居住嘅地方嗎?點睇香港人?

「你們要開多版訪問比我先夠講,哈哈!周遊列國之後,更加發現香港係一個缺乏自由意志、批判思考嘅地方,即使部份人有,都會被人當作怪人看待。我在汶萊遇到一個人,佢甚至會質疑個地球到底係咪圓嘅,然後認真去做資料搜集和研究。但是香港人平日除了交工作報告外,都好少會做資料搜集,而且除了問邊一個發明了返工之外,都好少質疑自己接收嘅資訊。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