沒有偉大夢想又如何?-專訪藝術工作者林珍真

1095

以下是一位藝術工作者與其夢想的故事。

jen2林珍真(Jennifer),80後,藝術工作者。三年前跟朋友組成業餘藝術團體:一舊飯團,以戲劇、音樂、廣播等方式推廣藝術。這期間,Jennifer 一邊工作,認識許多有趣的人和事;一邊發展個人興趣,好不快樂。但兩個月前,她辭職了。

和一般裸辭的人不同,Jennifer 原為品牌公關,她喜歡自己的工作,有穩定的收入、愉快的工作環境,更有空餘時間追隨自己的興趣。在旁人眼裡,那是最好不過的事。但 Jennifer 依然決定辭去工作,全身投入未知的生活形態。「你喜歡你的工作,可能是因為同事、工種,但未必是你人生想要完成的事;你喜歡你的工作,但你覺得人生不只於此。」為尋找自己的價值,Jennifer 沒想太多就離開了別人口中的舒適區,將興趣變成正職,投身藝術。

追夢之後

「其實說不上是正職,畢竟我還沒法以它賺錢啊!」Jennifer 笑說。裸辭很容易,承擔起裸辭的後果才是重要一環。當興趣變成事業,要考慮的事情就變多了。「為了生計,你可能要接觸一些你不喜歡的事情,我當然會怕興趣被沾污。」會擔心、會掙扎,但細想之下,她願意放手一搏。給自己半年至一年的時間,Jennifer 說這是個讓她豐富夢想的階段。

「香港社會很愛General所有事情,連夢想也不例外。」

豐富夢想,是追夢的下一步。朋友知道她辭去工作,都以為她要「尋夢」,Jennifer卻說自己已經不在追夢那一塊。對她來說,三年前跟朋友創立一舊飯團、踏出第一步,追夢這一環已告完成,下一步是「想」。想想該如何實踐夢想、想想如何提升夢想的層次、想想為甚麼要走、想想為甚麼要停,多用腦去「想」,人才會知道自己要的到底為何,才有動力繼續往前走。「香港社會很愛General所有事情(一般化,把其整合為類似的事),連夢想也不例外。你有夢想,就一定要做文青、開小店,過簡樸生活。我們不去想,夢想就變成由社會為你訂立。『30/40歲了,人生是否應該有其他可能性?』這個不應該由社會告訴你。」Jennifer 把這社會風氣形容為「膩」:「夢想在某程度上被消費,周遭都在推銷夢想,銀行、保險、明星們都跟你談夢想,令人忘了夢想真正的意思。沒夢想的人會被社會邊緣化,以致常質疑自己是否沒大志。也許你只是想家人開心健康,平平凡凡地生活,那有問題嗎?如果你深思過,覺得買名牌、過奢華生活就是快樂,那有問題嗎?這是你的選擇,旁人沒資格斷定對與錯。最重要是你有沒有『想』過。」

「飛不飛得起並不重要,重要是你在過程中有否了解過不去飛的原因。人生盡頭一刻,你可能會後悔自己沒想過。」Jennifer 如是說。可能是日常生活太沉悶,我們都偏向要過轟轟烈烈的人生,彷彿要熱血滿瀉地做夢、捨下一切,不問因由向前衝才算是活過。Jennifer 則認為,可能的方向有許多,未必要犧牲所有,才能成就所謂的夢想。「鼓勵別人飛是件很容易的事,你不需要負任何責任。他飛起來後將要遇到甚麼、跟家人缺裂或是生活潦倒,都跟你無關。所以我們應鼓勵他們去想,想想自己要這樣做的原因。只要自己衡量過,他的任何選擇都值得支持。」

「沒夢想的人會被社會邊緣化,以致常質疑自己是否沒大志。」

遺憾與孤獨

「想」這一步做到了,下一步呢?Jennifer 說學習享受孤獨、接納遺憾也是不可缺少的一課。實踐夢想的路上,我們是孤獨的,只能求別人的理解而不能硬要別人跟你站在同一位置。「期待有一幫人跟你一起追你的夢,那是不可能的事。就像你開車,無論車上有多少人,開車的人都只有你一位。」Jennifer 不斷學習與孤獨及遺憾並存,漸漸地,這竟也可成為其中莫名的安慰。也許是因為一個人要決心完成他/她的夢前,早就想過其中會遇到各樣「副產品」,一直走來,「副產品」果真出現,我們就知道自己走在對的路上。在 Jennifer 的創作生涯裡,她也常質疑自己:「錯過了跟家人、朋友相處的時間,對我來說已經是個遺憾。對別人來說,或許只是件微不足道的事,已足以讓我不斷自問:用得著這麼折磨自己嗎?但這陣子,我會安慰自己,有些事情只有你一人能做到,會感到孤獨很正常。」把孤獨和遺憾視作珍寶,瀟灑地讓它們變得有價值,可能就是我們在夢想路上將要面對的一塊巨石。

jen1

讓命運推動夢想

要孤獨地實現夢想,還要不斷地質疑自己才能找到自身存在價值,大概只有華麗的結局才能讓香港人覺得這一切值得。Jennifer 卻大唱反調,鼓勵大家享受過程,不急於得到最後答案:「有時候要適當地放手,讓命運把你推動。創作需要時間,尋找人生價值需要時間,夢想也需要時間發酵,不時停下來問問自己『為甚麼』,然後調整方向,我們才能找回自己的步調。」為追求即時結果,我們接受社會文化所塑造的夢想;我們為自己定下時間表,要在某個階段完成某件事,連步調快慢也交由社會決定,到底我們正在走誰人的路?

「就像你開車,無論車上有多少人,開車的人都只有你一位。」

因著社會的各種提醒,我們甚至以為夢想只可以是一種職業或一種生活態度。「只是剛巧我有戲劇能力,才以此出發,希望能幫助別人之餘同時令自己有所成長,Be a better me。」Jennifer 說。我們羨慕擁有夢想的人,而其實真正了解夢想的他們只把它視為工具,希望能找到自己的角色而已。

Be a better me

年青一輩常把 Be a better me 掛在嘴邊,但那個 better me 的標準,竟也是來自他人以至社會的評價。打破舊我,成為一個新人是 better me 的意思嗎?還是改正舊我,讓新我從這根基上萌芽,才配得上 better me 的定義?

jen3

沒有正職的支持,Jennifer 帶著未知繼續尋找自己的角色,走在 Be a better me 的路上。在命運的推動下,主題為「遺憾」的新劇目《11520》準備上演了。當初跟朋友組職一舊飯團,純粹是想用藝術推動上班族奪回自主權,好讓他們在忙碌的生活裡仍然能記起自己,誰會想到今天會有此劇目出現,讓觀眾用一個全新的方式想像人生的各種可能?劇場裡,演員、燈光、佈景、劇本等組成一次實實在在的課堂,訓練觀眾主動屬找精神食糧,要觀眾為自己負責任。Jennifer 認為藝術並不如想像中高深,只是我們不願主動想、主動拿來「吃」。「表演藝術能跟你互動,生命跟你即時分享。每一場感受都不一樣,儘管那可能是重演的劇目,但人會成長,角色演繹也會有異。我不再期待觀眾反應,有未知才令過程變得刺激,每次表演都會是一次冒險。放手讓命運推動,才能學習更多。」

這個故事,是 Jennifer 的夢想。

沒有想、沒有空間接納孤單與遺憾,你都可以有夢想。但那只是別人的夢,跟你的想無關。

 

 

《11520》簡介:
故事取材自三位女生的真實經歷:一個徘徊於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芭蕾舞者、一段煙花般的異地戀、一次從天堂掉進地獄的經歷,以形體、現場音樂及女生獨腳戲的形式將「遺憾」搬上舞台,透過赤裸裸的對話,讓觀眾自行發掘跟遺憾共處同一空間的最佳方法。
日期:10月14-16、21-23日

時間:晚上8時 (10月15及22日另設下午3時場次)
地點:同流黑盒劇場
票價:HK$180
網址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riceballers
訂票方法:https://goo.gl/forms/EoIglVGlDrP1gRS63